2014年5月22日 星期四

詹姆斯·吉力根:譴責暴力是在浪費時間 Dr. James Gilligan on Violence



我們本身,並不如我們所想的那般。我們所認知的一切價值觀、對事物的理解,都是基於這個社會、家庭、朋友、學校所賦予的。沒有人是天生的罪犯、暴力份子、邊緣人格。甚至嚴格來說,我們也不算是思想自由的,我們都受到一定程度的社會主流價值洗腦,譬如,賺錢=成功,把不到妹=魯蛇,買房子是人生最重要的目的,甚至要愛國,等等。如果把視角放大,我們每個人的個體行為都只是反映社會現狀下不同社經地位、學識、家庭背景、信仰、甚至地區、語言交互作用的結果。也因此,如果把社會整體看做一個巨大的程式碼集合,對於層出不窮的犯罪與暴力,更可以直接歸結:「有某段程式出錯了」

Smith是駭客任務中一個出錯的程式,最後自我強化取代別的程式,甚至威脅整個系統的控制權。在我看來,現行從資本主義變種的貨幣金權制度,就是一個根本錯誤的程式,各種貧富差距、社會階級、戰爭,都是這個錯誤程式在挑戰整個系統控制權的方式(抖





人天生當然彼此不同,但綜合而論,基因除了在外貌上先天成份占比較大之外,對於內在的思考邏輯價值觀,基因表現還是得依賴後天環境來打開。如上面影片所述,具備暴力潛在因素的基因,如果不透過年幼創傷來激發,反而較不具暴力潛在因素的人更具備和平傾向,但如果在年幼時給予大量刺激,則會導致易怒、暴力的傾向。也就是說,基因只決定了我們具備那些特徵的開關,至於是開還是關,還是交由後天環境決定。就演化論來說,如果基因的趨向一開始就註定會導致整個人未來的發展,那物種將很難適應變化迅速的環境。

因此歸回到犯罪,我們可以知道只要除去會導致犯罪的環境,我們就不會產生會犯罪的人。也許就像程式會產出漏洞就要設法改正漏洞,而不是叫使用者當程式發生錯誤就重新解安裝。當然,也許完美的程式並不存在,所以我們才更要時時刻刻因環境去修正更新。

不當的金融遊戲,金權主義,社經階級世襲,貧富差距,都是不斷掏空社會穩定基石的元凶。如果不試著思考,如何改善整體社會,而單單譴責在一連串錯誤影響產生的犯罪行為,不但浪費時間,沒有改善問題,而且還是整個社會對集體造孽的不付責任行為。

去年參與凱道送仲秋的運動對我來說是莫大的轉變和影響。還記得去年洪仲秋案,數十萬白衣上凱道,要的不只是嚴懲兇手,更要改革軍法,要改變錯誤和不適用的體制,才可以阻止更多的潛在的冤案發生。我不是家屬,我不知道對他們來說甚麼才是公道,就像對今天遭逢傷害的人來說,我也不知道所謂的公道或是正義是不是只要把兇手處死就好了,但我很肯定,唯有正視犯罪的成因,才有可能讓我們走向更好的社會,而我們如果不這麼做,憤怒罵完人渣就是該死後轉頭又回到自己的小確幸舒適圈,我覺得那才是對公平正義的最大汙辱...。

我知道講到改變體制,太困難,太遙遠,太不切實際。但也許我們現在能做的,也是最需要做的,也就是最簡單的三件事情:

1.醒醒阿睜開你的眼,很多事情擺明大家都很清楚,是要裝瞎到什麼時候?
2.先放下心防去相信,沒有什麼不可能,科技改變迅速,但如果看近代歷史,會發現人類的社會制度也不斷的大規模再翻新,沒有理由現在看到的悲慘世界就是最終情況,請去相信,未來真的可以更好。
3.叫醒旁邊還在裝睡的那位先生/小姐,謝謝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後記:哼哼~本篇夠短吧~

附上相關文章:

張娟芬:犯罪事件的反應公式

撕下標籤,才能阻止暴力

時代精神